当前位置:绿尚资讯国学贾惜春是侯门身份,为何还能被孙绍春欺负?
贾惜春是侯门身份,为何还能被孙绍春欺负?
2022-08-02

你们知道贾惜春是侯门身份,为何还能被孙绍春欺负?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

“侯门身份”是个笼统的表达。贾府是国公府,不是侯爵,但是惜春的判词说她“可怜绣户侯门女”,可见公爵与“侯门”并不矛盾。

但是,“侯门身份”,只对比“侯门”低的门第形成威慑。如果遇到了更高的门第,或者更有实权的官宦,“侯门身份”并不比一张银票更有作用。

老话说“富不过三代”,贾府从宁荣二公算起,到贾赦贾政已经是第三代了。虽然表面上还是“烈烈轰轰”“赫赫扬扬”,但其实冷静的人都知道:“功名奕世,富贵传流,虽历百年,奈运终数尽,不可挽回”“否极泰来,荣辱自古周而复始,岂人力能可常保的”。

贾府的败落,已经势在不免。而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”,败落也不是一朝一夕,总有一个过程。在官场的潜势力的衰退,就是败落的最根本的标志。

荣国府的发达,从荣国公贾源开始。第二代的贾代善(就是贾母的丈夫)“袭了官”,按照惯例已经不是“国公”之爵,要递减一等。再到第三代的贾赦袭官,只做个“一等将军”,而贾政则是“额外赐了”“一个主事之衔”,多年后“升了员外郎”。

贾政做官,不过不失,虽然比不上王子腾与史侯的显赫,倒也中规中矩。而袭爵的贾赦呢,除了这个“一等将军”之外,再没有任何建树。就连一等将军这个“官也不好生作去,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”,很明显并没有把心思用在仕途之上。

本来就是靠祖荫做了官,既没有实战军功,也不是“以科甲出身”,再加上自己不努力,贾赦在官场的实力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如果本人不争气,有一帮子飞黄腾达的亲戚家人,也还能狐假虎威一番。但是贾家的贾珍更不争气,贾政又古板,都谈不上仕途得意。姻亲方面,邢家出身低,反而要靠出嫁的姑奶奶邢夫人“治房舍,帮盘缠”,更不可能给贾赦援助。倒是有个“前科探花”的妹夫林如海,但是明言“二内兄……其为人谦恭厚道,大有祖父遗风,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”,显然是把贾赦归于“膏粱轻薄仕宦之流”行列,甚至“不屑”请托。

各方面分析下来,我们应该明白,贾赦其实是尸居余气、日薄西山,没有一点朝气与开拓力了。如果他安分守己,凭着祖荫,也还够舒舒服服地过完一辈子。但他又不老实,偏要和孙绍祖之流,去搞“五千两银子”的交易。

孙绍祖何许人也?说来孙家也算是贾家的世交,但是“虽是世交,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,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,并非诗礼名族之裔”,孙绍祖本人则是“相貌魁梧,体格健壮,弓马娴熟,应酬权变,年纪未满三十,且又家质饶富,现在兵部候缺题升”,除了暴发户的粗俗之外,他“现在兵部候缺题升”,有着强烈的名利欲望。

迎春被孙绍祖称为“五千银子,把你准折卖给我的”,但是从来没有说过是贾赦借了他的银子,而是“曾收着他五千银子,不该使了他的”。如果真的只是借用、或者挪用了五千两,贾家不至于还不起。要知道贾母过生日的开销就是几千两,鸳鸯帮贾琏偷着当东西也能得几千两,可见虽然穷了,也绝不是拿不出这笔钱来。

只能是贾赦与孙绍祖有钱权交易。就像净虚托凤姐处理金哥之事,送上三千两贿赂,但是如果事情办不成,难道只退钱就可以解决?张财主家可能拿王熙凤没办法,但是孙绍祖“应酬权变”,岂肯饶过贾赦?不免要趁机敲诈一番。结果就是贾赦以迎春抵债。

前面说了,如果只是五千两,借用也好,挪用也好,是可以想办法拼凑着还上的。贾赦并不会爱惜女儿,但如果迎春能卖出更贵的价格,他也没必要低价贱卖。肯把迎春给孙绍祖,就说明在贾赦心中,他要偿付的,远不止五千两银子这个小数字。

孙绍祖敢于欺凌“侯门千金”,贾赦却不敢回护自己的女儿。只因为孙绍祖与贾赦有个默认的共识:贾赦欠孙绍祖的,远超过迎春本人的价值。

绿尚资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