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绿尚资讯健康金钱豹高管玩失踪 最贵自助餐厅无钱买菜负债累累
金钱豹高管玩失踪 最贵自助餐厅无钱买菜负债累累
2022-06-16

曾经十分火爆的自助餐厅如今只剩下空壳子,连菜都买不起,还欠了供应商和消费者的钱,谁来解决这件事?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曾经红极一时的金钱豹自助餐如今却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餐盘。记者昨天从位于延安西路总店的金钱豹国际美食百汇了解到,申城的金钱豹自助餐已经悉数关停,而目前储值的预付费卡已经无法兑付,只能先办理登记等待通知。

“因公司内部工程维修,今日必会暂停营业。ic卡接待请上7楼办理。”昨天晚餐时间,记者来到位于延安西路的金钱豹总店,一楼大堂的自助餐厅内,却没有了往日热闹的景象。取而代之的,是两块醒目的告示。

记者走进餐厅,所有的陈设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,到了营业时间,灯光依旧灰暗,柜台里,只剩下一只只空盘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半个多月前,这里的营业就被叫停。自去年至今,申城的4家金钱豹自助餐已经全部关停歇业。“没有钱买菜,自然也就开不下去了。”

如今,在诺大的自助餐厅里,只坐着近10名金钱豹的餐厅职工,手机里正播着的电视剧台词,打破了沉寂。据多名职工透露,其已被拖欠3个月总计万余元的工资。

一位后厨职工告诉记者,自己现在每天都来这里,正常打卡上下班,等待一个说法。“没有菜,我们就只能坐在这里用手机看看剧。一些有假期的职工就索性趁现在把假期给用了。大家都在等着公司发钱。”据其透露,随着全国几十家门店的陆续关停,光是拖欠的职工工资,就达到上千万元。说到这里,眼前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在这里做了4年了,没想到碰到这样的糟心事。”

门店关停,急煞了已购买高额预付费卡的消费者。记者昨天从金钱豹退卡中心处了解到,目前消费者暂时无法兑付预付费卡,只能先进行信息登记。

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一个月前,公司还与能力进行预付费卡的兑付,而如今,只能先将消费者的卡号、姓名、联系方式记录下来,等待上级公司的退赔安排。

“除了延安西路总店,三鑫店等其他店的卡也能在这里登记。”然而工作人员表示,要等待多久才能获得退赔,根据什么额度进行退赔,目前尚无定论。

记者在市商务委网站上查到,在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公示的397家名单中,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。根据商务部颁布《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(试行)》规定,发卡企业终止兑付未到期单用途卡的,发卡企业和售卡企业应向持卡人提供免费退卡服务,并在终止兑付日前至少30日在备案机关指定的媒体上进行公示。曾经颇具知名度的自助餐品牌金钱豹,在北京、上海的最后几家门店也进入歇业状态。

7月5日,澎湃新闻来到金钱豹集团总部所在地——上海金钱豹大酒店。铭牌显示,该酒店1楼为国际美食百汇(即金钱豹自助餐),3、5、6、8曾则为金钱豹宴会厅。澎湃新闻记者发现,该门店自助餐区已于6月18日停业,宴会厅区正常运营。

在金钱豹集团总部7层,目前仅有少数被欠薪的行政办公人员在值守,但对上门要求退款的消费者,以及追讨货款的供应商,他们则是一问三不知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金钱豹多名工作人员提到,该公司内部存在管理混乱,部分分店领导涉嫌“腐败”,再加上前任领导激进推广“预付卡”,导致了今日的困局。

上海两店欠薪已近1500万元

下午三时许,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地图上标记的金钱豹总部——位于上海市延安西路的上海金钱豹大酒店。

酒店前台立着公告称:“因公司内部工程维修,近日百汇(自助餐)暂停营业。”

有现场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,自助餐厅6月19日就暂停营业了,公司同时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,导致“无米下锅”。

刘先生是延安西路店日本料理案台的厨师,工作已近10年。他向澎湃新闻介绍,目前4、5月份工资均被拖欠,本月发薪日在即,恐怕也是希望渺茫。社保金也未如期缴纳,导致自己的社保账户被封号了。

澎湃新闻在金钱豹大酒店的集团总部、国际美食百汇等办公区走访发现,不少员工目前处于“想走不敢走”的尴尬状态。

金钱豹自助餐的行政人员边玩王者荣耀边说,已经被拖欠俩月工资,也不敢走,一走工资就彻底没戏了,只能守着。

在大厅,还有从异地赶来讨薪的工作人员,但也只能无功而返。

一位金钱豹延安西路店的工作人员称,自助餐店店长的工资也被拖欠,同样讨薪无门。

据澎湃新闻了解到的情况,仅金钱豹在上海杨浦、延安西路两店的自助餐们的点,合计欠薪及经济补偿金已近1500万元。

突然关门,消费者申请退款难

相比员工,消费者还面临着充值会员卡作废的风险。

在延安西路的金钱豹集团一间办公室内,十余位消费者围着在本子上自发登记联系方式、卡号、余额。澎湃新闻走访发现,从大厅到自助餐公司办公区,再到集团办公区,到处都有写满消费者信息的登记表。

一位消费者向澎湃新闻称,餐厅停业十分突然。6月初,她听闻其他金钱豹停业后曾来就餐,“那时候就有端倪,菜品已经不新鲜了,大周末的人还特别少,但没人说会停业”。

在场消费者均表示,从始至终未接到金钱豹方面的闭店通知。澎湃新闻翻阅该登记本,约有近百人登记信息。

不止上海。7月5日,澎湃新闻在北京翠微广场购物中心的金钱豹餐厅看到,该餐厅同样已经关门。商场张贴的公告称,其与金钱豹仅为租赁关系。金钱豹自行承担债务、风险。并留有上海市金钱豹总部的地址和电话,但电话并无人接听。

在金钱豹总部的自助餐办公室内,澎湃新闻发现了一张涉及全国多个省份的消费者名录。

名录上一位四川消费者称,去年9月曾和当地金钱豹达成协议,约定年底退款,但时至今日,打交道的员工都纷纷离职,没人联系她了。

截至2017年5月,金钱豹所售预付卡内尚有1000余万元余额。

与此同时,金钱豹对供应商欠款也比较严重。

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称,金钱豹拖欠货款由来已久、愈演愈烈。最开始是隔月、后来是半年、而后是隔年3月份结清,自己公司现在也被拖欠款项数百万元。

该供应商还称,上个月曾有北京地区供应商,带了十余人来到集团总部,说不还款就不走了。但即便如此,金钱豹方面并无人站出来给供应商以解释。

在裁判文书网上,今年3月,上海斗品膳食品管理有限公司诉徐汇金钱豹国际美食,索求清偿贷款9万余元牛肉食品。

谁的金钱豹

眼下,无论是消费者、供应商,甚至是大部分员工,都无法联系到金钱豹高管。

“现在一切稀里糊涂的。”一位工作人员还称,地方有关部门曾跟员工打过招呼,如果金钱豹集团公司有人出现,请第一时间告知。

绿尚资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